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日记 >

冬天里的童话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中国慕残文学网

一连几天的凄风冷,终于把人们带进了又一个漫长的季。

虽然我生长在皖北宿州这块四季分明的暖温地带,但内心还是对有说不完的纠结,诉不完的青。

记得上世纪七十年代刚上初中的时候,正赶上时节。那会儿城里的高、初中一律搬到农村办学,说是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于是,我刚上初一就被分配到城南二十五华里的王曹坊中学上学。毎个星期天的下午去学校,星期六下午返城,洗澡、換衣服(那时还没有双休日)。说起来也够寒酸,所谓的中学就坐落在一座破庙里,所有的校舍加起来也不足二十间土坯房。外加一口水井和一个打麦场改建的蓝球场。全校仅开了两个班,教师也多是从当地中、小学老师和上海知青中拼凑而来。校长由大队会计兼职。开始,由于受房屋艰制,全体同学一侓分配到学校附近的自然村家中吃住。我和另外五名男同学被分到一个离学校两三华里叫小黄庄的村里。生产队长听说我们都是来自城里的“洋学生”,对我们格外关照。专门把两间生产队的仓屋腾出来,然后在地上铺满麦草,拉上几条苇席,当做我们的宿舍。我们各自把从家中带来是棉被铺在松软的麦草铺上,晚上躺在上面,真有说不出的惬意。那时,农村还没有电,当然也没有电视。一盏马灯悬挂在房梁上,为了节省煤油,六个同学天一黑就熄灯钻进了被窩,然后摸黑轮流讲故事。当时我们正处在由迈向的过度期,就是靠着这些故事,燃烧着自已的激情,度过了一个又一个寒冷且漫长的冬。

最让我难以忘却的,是我分到那家吃饭的农民。这是一户三口之家,一对年近四十的夫妻带着一位十多岁的独生女儿。户主姓黃,听说还担任过公社里的青年书记。因为人长得消瘦单薄,庄里人都喊他“烧鸡”。按照当时的规定,我毎星期交三块钱伙食费,便可在他们家一日三歺。

第一天,早上八点半左右,各户被派饭的家人,分别把我们六个同学喊到各自的家中吃饭。“烧鸡”(原谅我这么称乎他,因为我至今都不知道他的全名)呼喚家人把饭菜端上桌,我们一边吃着,他一边嘘寒问暖,无非都是些客套话。至今还记得非常清楚,笫一歺我喝了一碗红芋稀饭,外加两个玉米面“窩头”,所谓菜,就是一盘腌制的萝卜干。中午,其他五位同学都被喊去吃饭了,唯独吉林比较正规的癫痫医院是哪家剩下我自已一直没人喊。我直在那纳闷;怎么还不喊我吃饭呢?我饥肠辘辘,头都饿得晕乎乎的。等到其他五位同学都吃好饭回来了,“烧鸡”才喊我去吃饭。等到晚上,再也没人喊我吃饭。其他同学都在诉说着晚饭各自吃了些什么,然后开始钻进了被窩,讲起了故事。我缩绻在冰凉的被窩里,独自一人忍受着饥饿的滋味,品尝着少小离家的苦难。

第二天,依然如此。同学中不知是谁,找生产队长告状去了。生产队长拍案而起:“这怎么行!小青年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怎么不给饭吃呢?还当过青年书记呢,真不象话,我这就去找他去”!后来生产队长从自已家里揣了一碗热气腾腾煮红芋放到了我面前。笫三天,“烧鸡”老早就喊我吃饭去了。饭桌上他一边吃饭,一边给我解释:“学生,你千万别怪呀,俺这乡下,一到,差不多的家里毎天都是两顿饭,冬天又不干活,吃了也是浪费。万没想到让你受委屈了。都是我的错。”我也没吱声。晚饭时,我终于被喊去吃饭了,而且喊得还特早。同学们在旁边都得意的笑了。饭桌上就我一人。我问;怎么就我自已吃”?“烧鸡”说;“俺都不饿,习惯了,吃也吃不下去。你吃你的,俺一会喝点汤就行了”。“看!你婶子(指他老婆}专门给你烙的荞麦面烙馍,还有白菜粉絲汤,你们城里人吃不着,好好吃吧”。看着我狼吞虎咽的劲儿,婶子一边给我加着汤,一边说:“看看,看看,不然得受多大的屈呀”!听了这话,我眼里噙满了泪水,不知是真的委屈还是受了。( 网:www.sanwen.net )

以后的两个多月里,“烧鸡”家再也没有发生过一天只做两顿饭的事。

村里,毎逢雨天气,道路上的烂泥即刻就结成了冰,踩上去高低不平,“咯吱,咯吱”作响。草屋檐下胳膊粗的冰凌一直垂到地面,足足有两米长。孩子们脸上的鼻涕象是总也擦不干净。,室外带着哨音的凛冽北风,狂暴肆虐着光秃秃的树干,发出了“嗖嗖”声响。同学们都在被窝里缩成一团,一夜都无法将被窝焐热。为了度过这难捱的冬夜,有同学提出“打通腿”吧,这样可以相互取暖。于是我和另一位同学把棉被合了起来,我们一武汉癫痫病好的医院人睡一头,加上各自身上的热量相互补充,很快身上暖和了起来,被窝里暖融融的。也不知为何?那一年的冬天特别冷。本来学校上学要求得也不是十分严格,每逢雪雨天,同学们就不去上学了。老师也不过份责怪。于是,我们几位同学沒事就往“宿舍”旁边的牛屋钻。牛屋里喂着生产队的几匹骡马和几头黄牛,有专门的饲养员。这些牲口算得上当时生产队里最值钱的家当了。为了防止牲口受冻,队里允许用集体的柴草烤火为牲口取暖。火堆一生起来,我们几位同学就忙着围了上来,一边烤火,一边听着饲养员讲着“黄”。也许是阴天雪雨的原故,加上牛屋门关得又死不通气,潮湿的柴草一点上火,不时就会散发出呛人的青烟,呛得人眼直流泪。惹得牛屋里整天咳嗽声、嘻笑声不断。后来牛屋竟成了村里人的好去处,连生产队长也时不时地往牛屋钻,一些带着孩子,手里拎着针线活也凑了过来。从此,牛屋热闹非凡。一天,生产队长提议:“以后有妇女、学生在场,不许再拉那些乱七八糟的骚呱,传出去多不好。没事,就讲些破案的、打曰本的什么的。”为了不冷场,能吸引住人,队长专门炒了半蓝子花生,说是自家地里长的,让学生们也尝尝鲜。从此,村里时不时的有人揣着花生过来,我们几位同学一边磕着花生,一边听着故事,伴着笑声,消遣着我们的靑春。

让我终生难以释怀的是随后几天发生的一件事。我有个坏毛病,就是睡觉特别机敏。和我打通腿的那位同学夜里睡觉不老实,一会儿翻身打滾,一会儿蜷腿“支锅”,搅得我一夜不知要被他惊醒多少次。我向他提意见,他却一脸无辜状。索性我搬走进了牛屋,和饲养员睡到了同一张铺上。虽然被子单薄了一些,但是夜间饲养员要起来几次为牲口加料、生火取暖,屋里倒也热火火的,一点也沒觉着寒冷。虽说牛屋里不时会腾升起一股股牛马糞味,我却睡得十分安祥。两天后,我突然身上痒了起来,发现身上被传上了虱子,折磨得我痒痛难奈。饲养员说,“有什么可大惊小怪,乡里人哪有不生虱子的”?!星期六回城,奶奶说:“乖乖,你怎么想起来和喂牲口的一床睡觉呀”!奶奶把我混身上下扒了个精光,把棉衭、棉裤全部拆掉,烧了一大锅开水把衣服全烫了。我又赶忙去澡堂冼了个澡,里里外外換了一套新衣。回到小黄庄以后。我再也不敢去牛屋睡觉了。<大连靠谱的癫痫病医院,这里效果好/p>

在隆冬季节里,最让我们感到既欣喜又头疼的是周末,一到星期六端起午饭,同学们就想着回城了,真可谓归心似箭。我们和分到其他村子里的男女同学,约好结伴而行。二十五里路算不上什么漫长的路程,加上男女同学一路上一边说说笑笑,一边观览着乡村雪景本应该是一个既温馨又浪漫的过程。但我们的这份热情早已被眼前冰冷的雪雨、刺骨的寒风所淹没。我穿着一双早已被雪雨浸透而又单薄的“劳动”鞋,脚冻得如同猫咬一般,踩着高低不平的冰泥路,就这么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走啊走。透骨的雪雨打在脸上,眼前一片模糊;两只耳朵如同铁锥针刺。这时的二十五里路突然显得是那么遥远、那么漫长。一次,一位女同学不小心滑倒在路边的沟里,幸好冰水不深,这位女同学的裤筒半截被冰水浸透,连惊带吓加上冷冻难奈,她“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同学们围上前来,一边安慰,一边鼓励着她继续前行。不久,这件事被传到了大队,传到了各个村庄。我们村里队长又发话了:“都是些孩子,这么大的雪雨,让他们怎么走?以后派生产队的马车来回接送”!从那以后,毎逢雪雨天回城,我们都一直享受着坐马车的待遇,直到搬离那个村庄。

春节过后一开学,学校考虑到同学们的困难,也为了方便集中管理,决定腾出部分房屋作男、女同学宿舍。另外又从附近的村里找了两名伙夫,办起了学校食堂。听说我们要离开了,生产队长和一些村民围了上来,嘘寒问喛。有的还专门送来了花生、豇豆、萝卜等土特产。“烧鸡”听说我要搬到学校吃住了,老早就把炒好的花生,装好的十几斤豇豆、绿豆,和用秫桔杆缉好的馍框子、锅拍送到了我住的宿舍。我一再推辞:“这么多让我怎么拿呀”?队长说:“没事,队里派马车送”。临走时,“烧鸡”又从怀里掏出了二十七块钱,说:“拿着,这是你交的伙食费。在俺家吃饭还能要你钱吗”?说着硬我口袋塞。我一楞:“这是我应该交的钱呀!学校就是这么规定的”。“烧鸡”眼一噔:“什么规定!看不起你叔咋的?这钱我也能收?再撂我家吃半年,我也不能收你一分钱”!这在当时,二十七块钱可真不是个小数目。就这么推推搡搡,一来二去,“烧鸡”最终还是把这二十七块钱硬是塞到了我的书包里 。

搬到学校吃住以后,一切癫痫医院济南哪家好仿佛都正规了许多,按时上、下课,按时吃饭、作息。课佘时间,男女同学在一块说说笑笑,打打闹闹,做做操,打打球,给漫长冬季里散落在乡村的这批莘莘学子,多少也带来几分乐趣。一次,我去“球场”打蓝球,或许是场地坑涯不平,或许是我的动作不够规范,无意中把腿扭踒了,大腿肿得比腰还粗,一动也不能动。同学忙着把我驾到了寢室的床上躺了下来。这时同学们都赶着去上课了。一位四十多岁,瘦瘦的个头,脸上架着一付眼镜,叫王景田的数学老师(同学们在背地里都戏称他‘往腚填’)听说后,跑到寝室把我从床上拽起来,背起就往二、三里以外的公社“赤脚医生”那里赶。一路上,我听他:“呼哧、呼哧”喘着粗气,还不时地安慰我:“没事,找到医生帮忙活一活,再帖副活血的膏药就好了”。我说:“王老师,这么远,你啥时才能背到呀?还是我下来走吧”?王老师说:“看你能的,你要能走还用我背吗?没事,我能背动”!我爬在王老师的背上,能感觉出他的身上一直冐汗,只见他不时換手擦拭着自已的额头。他就这么硬生生的一口气把我背到了医生那里。我躺到病床上,用眼瞟了他一下,虽说是冬天,只见他早已满脸热汗,气喘嘘嘘。医生看了看我的腿,轻轻推拿了几下,然后开始给我针灸。不大一会功夫,医生一边给我拔去针头,一边说:“好了,背走吧,明天不好,再来针一次就行了”。就这样,王老师又把我背回了学校。当天夜里我的腿肿就消了下来。

冰雪融化,柳树抽芽。那个漫长的冬季就这么了。笫二年冬季来临之前,我就离开了那个学校,离开了那个里终生也抺不去的小黄庄。

晨钟暮鼓,,一晃,三十多年就这么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了。当年在那所中学的同学,如今也早已各奔东西。

暗 淡了许多曾经熟悉过的张张面孔;远去了一段曾经拥有过的磋砣岁月。现在,我已早有了自已的家庭,有了一份恬淡而又平静的。毎当我夜晚躺在松软而又温暖的被窝里,想起年少时在王曹坊中学上学的那段日子,想起和我朝夕与共的曾经是那么熟悉,如今早已变得模糊、陌生的一张张鲜活面孔,我不禁潸然泪下。那是一群多么朴实、无华,真诚、亲切、善良而又热心的人们啊!

首发散文网: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如果雨过之后还是雨_散文网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