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文章 >

变脸灵异鬼

时间:2021-07-09来源:中国慕残文学网

牢房来了一个菜鸟。

  “嘿,小子。”睡在菜鸟上铺的伦哥从上铺跳下来,自我介绍,“我叫剑伦,叫我伦哥就行了,我们这间牢房很和平,只要你不惹事就不会有麻烦,这两个……你们自己介绍吧,免得菜鸟说我们不礼貌。”

  “我叫毛仔,以前是伦哥的手下,现在还是。”鼻子上长着好大一颗青春痘的男人说。

  “我叫鸿狮,欢迎来到这里。”国字脸的男人说。

  伦哥点点头,问那菜鸟:“你呢?叫什么名字?”

  菜鸟搔搔头,没回答,继续整理着满床的生活用品。

  好大的胆子,伦哥皱了皱眉头。鸿狮出言恐吓:“小子,虽然这里很和平,不过要是你自以为很酷而不想搭理我们的话,监狱游戏我们还是可以玩的。”

  但那菜鸟竟然摘下眼镜闭上了眼睛,躺床上开始睡了起来。

  鸿狮还想说第二句恐吓的话,被伦哥给打断了:“算了,菜鸟第一天被关进来,可能还在想外面的情人家人,别烦他了,让他睡吧。”

  毛仔跟鸿狮看伦哥不想为难菜鸟,也就作罢了。

  第二天伦哥醒来的时候,发现那菜鸟早已起床,挺着身子站在牢房门口,等着狱警来开门排队吃早饭。鸿狮坐在床上刷牙,毛仔在床上蒙着棉被,可能还在睡。

  “第一天进来就那么早起啊?”伦哥拿着牙刷牙膏经过菜鸟身旁时问道。那菜鸟一如昨天,没回答。

  伦哥叹了口气,刷牙去了。以前的他在道上没有人不怕的,一听对方有剑伦这样的一号人物,什么交易都先打了折扣。但现在被关了,连菜鸟都看不起他。

  狱警来开门的时候,毛仔还躺在床上:“那个谁谁谁……叫他起床了,吃早餐了。”

  以为毛仔还在睡觉的伦哥一把掀起毛仔的棉被,但掀起的那一瞬间,他却看到毛仔的眼睛睁得浑圆大,他竟然有些吓倒了。

  “伦哥?”毛仔眨了眨眼睛,眼眶边竟然有些微的黑眼圈。

  “是我啊,白痴,要不然是谁?起床吃饭啦。”伦哥踹踹毛仔的身子。

  “哦……”毛仔没有一般人刚起床时的动作迟缓,而是快速站了起来天津专业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手搭在了伦哥的肩膀小声地说:“等一下跟狮子说,等会儿吃饭的时候离那个菜鸟远一点,我有些话要说。”

  可能是为了不让菜鸟起疑,毛仔说的虽小声,却说的很快,说完后马上到门口报到,没有半点耽搁。

  伦哥没有不相信他的理由,毛仔在道上是他最有力的手下,现在也是。

  狱中的早餐很简单,由几个馒头、肉松、笋干等中式早点构成。

  吃饭的时候不用伦哥他们自己坐远,菜鸟眼镜男自己就先选了一个最角落的偏远位置坐了,通常也是只有菜鸟会坐那种位置,稍微在监狱里混熟一点的人都会找圈子坐。

  “伦哥,你没有觉得那菜鸟很奇怪吗?”尽管菜鸟离这里很远,毛仔还是说得很小声。

  “是有点,都不理我们,该不会是个哑巴加聋子吧?”伦哥把笋干跟肉松夹在馒头中间,像吃汉堡一样咬下一大口。

  “我也觉得这样,要不然就是那小子的胆子真的很大。或是后面有靠山。”鸿狮说。

  “不,你们先听听我昨天看到了什么……”毛仔小心翼翼地看向菜鸟那边,开始说出他昨晚遇到的事。

  “大概是两三点了吧,或者更晚,当我起来的时候整个房间内只听得到伦哥打鼾的声音。什么,我为什么起来?被痛醒的啊,昨天晚餐有猪肝汤不是吗?我对这些内脏类的东西实在反感到了一个极点,但狱中的食物你若不吃,肚子饿的时候又不知道该找谁。

  “反正我的肚子就很痛啊,我正想下床去厕所的时候,发现有一个人站在我的对面……也就是伦哥你睡的铺子那里,那个人面对着墙壁,小声地不知道在念些什么,我眯着眼睛从后面看,感觉好像就是那菜鸟,再看那菜鸟的床位是空的,果然就是他。

  “我正想问他那么晚起来干什么,他却好像听到了我这里的动静,一个回头,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对,我看到一张脸,但那不是菜鸟的脸。什么?他那时有没有戴眼镜?他没有戴啊,但我可不会因为一个人有没有戴眼镜而认错人,那菜鸟的鼻子很扁,五官分散得很宽,但那张脸却是鹰钩鼻,五官挤在一起,丑得要死。

  “不不不……我绝对没有看错,虽然那时我很想睡,但更想上厕所,我吕梁羊羔疯早期如何治疗的神智很清醒,真的。不过说也奇怪,看到那张脸的时候我突然不想上厕所了,可能是害怕吧……是啊伦哥,我当然怕啊,这不能跟上街砍人比啊,看到一个人的脸孔突然变成另一张,而且还是在那种情况下,诡异得要死。

  “喔,前面说过了啊,房间很暗,我是眯着眼睛才看清楚他的脸,他大概以为我只是睡觉翻个身,没一会儿又转过去对着墙壁碎碎念,他念些什么?我没听到,伦哥你的打鼾声实在太大了……我当然睡不着啊,你们瞧,黑眼圈还留在我脸上呢,一直等到天亮,你们起床我都还不敢起来,我直怕那菜鸟的脸到底长什么样子。

  “我想太多?那菜鸟真的有点奇怪啊,我们连他怎么进来的都还不知道。”

  “说的也是,那菜鸟看起来挺斯文的,不过通常这种人要是发起狂来就越恐怖,像国字脸的鸿狮看起来虽然老实,却在一场冲突中把三个警察的手给砍了。”伦哥趁着一个狱警经过他旁边的时候说,“喂……小杰,你来一下。”

  这位狱警就是昨天带菜鸟进来的那一个,看上去只有二十多岁。小杰负责伦哥那房的放风、吃饭管理,跟伦哥他们当然也熟了。

  “伦哥,什么事啊?”

  “你昨天带进来的那个菜鸟,知道他犯了什么罪吗?”

  “知道啊,怎么不知道?他现在在社会上很红啊,只不过你们不能看新闻报纸,所以不知道。”

  “那他到底犯了什么罪?”毛仔好奇地问。

  小杰看了菜鸟一眼,说出一个让伦哥呆滞至少五秒的答案:“他把他的父母、兄弟姐妹给杀得一个不剩。”

  鸿狮有点不相信:“你在开玩笑吧?那他应该被判死刑了才对,怎么被关到这里来?”

  “后来有精神医生帮他证明他有分裂人格,而且情况非常特殊,你们跟他相处了一个晚上,应该知道他是哑巴了吧。”小杰说。

  “他是不会说话没错,但怎么连理都懒得理我们?”毛仔说。不能用说的,那还有其他方法可以表达啊。

  “他的家人见他是个哑巴,不放心让他进学校读书,现在连半个字都不会写,所以他就算听得懂别人问他什么,他也懒得回应了。”

  “原来如此,你继续说癫痫最好的药吧。”伦哥总觉得有哪里怪怪的。

  小杰继续道:“听说当他另一个人格出现的时候,不但性格变了,连长相也会变,而目连话都会说了!你们说是不是很奇怪?两个人格相差很大这倒不奇怪,一个是老实的哑巴少年,一个却是杀人魔。但连长相都会变,这真的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

  “这……你知道他的另一个长相长什么样子吗?”毛仔几乎是结巴着说这句话。

  “靠!既然如此那还把他关进来干什么?应该关去精神病院吧,要是那个杀人魔又跑出来怎么办?”伦哥滥骂,但他骂到一半又想到,说不定那杀人魔已经跑出来了,就是昨晚毛仔看到的那一个……伦哥现在发现刚刚觉得奇怪的地方在哪里了,如果那菜鸟是哑巴,怎么可能昨天晚上面对着墙壁碎碎念?原来是另一个人格?

  小杰两个问题一起回答了:“他的另一个长相……新闻没讲,所以我不知道。不过新闻说他经过三个月的吃药控制后,另一个人格已经不见了,法院宣判将他关个几年也就是了,不用赶尽杀绝,毕竟人不是他杀的……某种方面来说啦。”

  伦哥也把毛仔昨天遇到的事情说给小杰听,小杰听后皱着眉头沉思道:“怪了,难道是他治疗得不够彻底?可是新闻明明说……”

  “少在那边新闻新闻的了,现在媒体说的话有几句能信?看你要不要跟上面反映一下,要不然那个杀人魔又跑出来,趁着晚上把我们全宰了怎么办?”鸿狮不耐烦地说。

  “干什么啊?你们这些在道上混的现在竟然会怕一个哑巴小子?好啦,我会跟上面说说看,看要不要请一个精神科医生来鉴定一下……”小杰拍拍伦哥的肩膀,算是给伦哥一个承诺。

  只不过这一个承诺没撑到明天。

  隔天一早,小杰照常拎着钥匙去开牢门,但身后跟了三个人,一个人是负责诊断那位菜鸟的精神科医生,另两个是跟医生一起来的为了以防万一,配有真枪实弹的警察。

  “你确定他的长相是鹰钩鼻、五官都挤在一起?”医生翻着手上一迭资料,脚下脚步飞快。

  “这是跟他同房的囚犯跟我讲的,他们不可能骗人。”受到身后三人脚步声的催促,小杰的脚步也比平常快了不少。

  来到牢房前,四长春哪家治疗癫痫比较好人都发觉了不对劲。

  一个白色的物体挡住了牢房门的玻璃,从外面看不到里面的情形。

  小杰开了锁,门敞开,一条棉被往里面倒去,露出里面已经成为地狱的场景。

  伦哥、毛仔、鸿狮三人躺在地上,早已没了呼吸。不,应该说是被“串”在地上,他们三人成一直线被串在一起,肛门、嘴巴,直进直出,就像烤鱿鱼一样。四张床都已经消失,而且从零件到处散落的情形来看,让这三人玩起串串乐的工具应该是拆掉的床架。

  菜鸟穿着血红的囚衣躲在墙角,瑟瑟发抖。

  小杰张大了嘴巴,胃酸瞬间在他体内打起战争,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昨晚巡房时不是很安静吗?

  另两个警察可能见过较多世面,一个马上掏出了枪瞄准那个菜鸟,大声喝道:“待在那里不准动!趴下!”

  另一个警察走到伦哥一串人身边检查,但也没什么好看的了,三个人早死了。

  医生的心情比小杰还要不稳定,他看着菜鸟一连串地念叨:“怎么可能?不是已经治好了吗?难道第二个人格对药有免疫性?不可能啊,怎么之前都没发现……”

  菜鸟很配合地趴下了,杀人魔的人格可能又回去了。

  “抬起头来我看看。”医生道。

  那菜鸟抬起了头,但却是一张医生从未见过的脸,他不禁惊呼:“你又是谁?”

  那张不认识的脸哀怨地看了看伦哥三人串在一起的尸体,发出一声巨吼,往持枪的警察扑了过去。警察很快地开了几枪制住他,冲不到两步就倒了。

  那张脸的眼睛看着三个人的尸体,慢慢地失去了光彩。

  “医生,你也看到了,这次若不射杀他,你还能担保任何问题吗?”那个开枪的警察说。

  医生仰天叹了一口气,说:“算了,又死了三个人……他的情况我已经无法掌握了。真不知道他还有几张脸、多少个人格……”

  医生不认得菜鸟死时的那张脸,两个警察也不认得。

  惟一认得的只有小杰,他第一眼就认出来了,那张脸上有伦哥的眼神、毛仔的那颗青春痘、还有鸿狮的国字脸。

上一篇:宋太祖赵匡胤为何改革官帽?赵匡胤是个疑心病很重的吗?

下一篇:谁是天使兄妹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